分类 内网域名转发 下的文章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 “与希特勒散步”,俄罗斯电视台“第五频道”在晚间新闻节目中报道普京总统参加活动的画面中竟然用了这句话作为标注。在当前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紧张的形势下,这一严重错误在俄罗斯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俄罗斯《报纸报》11日报道称,这一事件发生在当地时间10月8日18时30分的新闻节目中。电视台在编辑节目时出现严重失误,将两个节目内容叠加在了一起:一个是有关希特勒的影片在德国首映的内容。在影片中扮演希特勒的演员以纳粹的形象前往德国各城市为电影做宣传;而另一个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年度教师竞赛优胜者。屏幕上播报普京会见教师的画面时,却写着:“与希特勒散步。”播音员称:“他来向教师们表示祝贺,教师们在竞赛中取得了胜利。”几秒钟后,这一错误画面消失了。随后,电视台领导人表示,发生这一令人遗憾的事件是因为技术故障,他们为此向社会道歉。

俄罗斯letnews网11日报道称,尽管电视台及时进行了道歉,但网民们仍对此感到不满。名为安德烈的网民表示:“让普京总统与希特勒的名字同时出现在屏幕上十分不妥。此前,某些欧美政治家曾因克里米亚事件将普京比作希特勒,这一事件可能会损害普京总统的形象。”

也有俄罗斯网民表示:“应当严惩这一事件的责任人,让他们接受教训。西方国家目前将我们的总统视为眼中钉,而我们的电视台也在火上浇油。目前俄罗斯正在全力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而此时出现这样的事件是绝对不合适的。”(柳玉鹏)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浙江亿元豪车质押后,“消失” 在江西

玛莎拉蒂、保时捷、宝马、奔驰;租赁、抵押、高额利息、资金链破裂;寻车、扣车、围殴、逮捕。

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背后是一场抵押车辆高额借款的陷阱。

今年29岁的蔡辛辉(化名)是这场“猫鼠游戏”的“男一号”,他用租来的豪车做抵押,然后从当地人手中吸收贷款,直至资金链破裂。浙江出租豪车的租赁公司和金溪本地的居民才恍然大悟,他们已被蔡辛辉拴在一条绳上。

豪车的车主找到江西,希望开走自己的车辆。而江西的当地人也希望能讨回自己当初借出去的钱。双方在“谁比谁更无辜”的争论中,情绪越加的激烈,最后围殴成了暂时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百度金溪吧,仍有网友在讨论,为什么浙江车不敢到金溪的帖子。

“今年过年的时候,满大街都是豪车,宝马奔驰都不算什么,路虎都是很一般的牌子。”陈好是金溪县的一名出租车司机,春节时曾经满大街的豪车,让很多外地人羡慕,本地人怎么这么有钱,“最早3月中旬,就有浙江人来找车了。3月23日,打起来了,政府都发情况通报了。”

恢复平静的金溪县恢复平静的金溪县

4月初,记者来到江西金溪县,曾经的豪车在金溪县马路上再难寻踪迹,不过关于豪车的故事仍旧没有解局。

中间人交易

366公里,从浙江金华到江西金溪县,走高速最少需要5个小时。从金溪县高速路口下道,用不了20分钟,就可以抵达位于县城中心位置的金溪县政府。

从浙江开来的豪车,就是从这里开始,被抵押到各个个人手里的。

部分豪车的租赁合同部分豪车的租赁合同

“上次去江西要车的,一共是40多名车主,但是车没要回来,人还被打了。”阿豪是浙江金阳人,做汽车租赁生意有些年头了,所以很多车主都会找他来租车,“我就有8辆车扣在江西那边,公司的车有24辆。”

阿豪告诉记者,自己是从2017年10月开始租车给蔡辛辉,但没有和蔡辛辉见过面。

“蔡要租车,都是靠一个叫傅舟(化名)的人和我们联系。”阿豪称,傅舟每次到公司租车,都是说给江西的老板用,“我们车上都有GPS的,车租过去以后,我看见车都是在金溪县政府附近,租金给的挺爽快,我也就没多大的疑心。”

一来二去,阿豪和傅舟的生意往来越来越密切,所租的车辆也渐渐多了起来。

在一次为出租的豪车做保养的时候,阿豪得知傅舟的上家叫做蔡辛辉。“当时就是说蔡辛辉很有钱,在江西那边做工程,每次租车都是我们公司的人把车开到傅舟指定的地方,然后办理交接手续。”

“我知道的豪车就有上百辆了,从三十几万到上百万的车都有,现在出事的这批车最少值上亿元。”知情人告诉记者,傅舟是蔡辛辉的助手,专门在浙江省内寻找和租赁豪车,双方交车的地点一般都是傅舟朋友开的租车行,接着车会被开到江西金溪县去。

记者从多个租赁合同上看到,租车方均为傅舟的名字和手印,没有蔡辛辉的任何消息。不过所有的豪车,最后均以蔡辛辉的名义运到江西做了抵押。

在租赁过程中,很多租赁公司都没有收取高额的押金,也没有对租赁方进行相关的调查。

“我们浙江租车的圈子不大,大家都在里面,生意也都是朋友介绍的,而且车辆的GPS显示很正常,也就没有防范那么多。”阿豪称,因为都是熟人,所以戒备心就放下了。

在浙江金华调查期间,记者多次致电傅舟,但其电话始终关机。

“前几天,他被警察带走了。”知情人士透露,随着蔡辛辉被抓捕归案,傅舟也被警方控制了,“因为只有他和蔡辛辉有接触,他被抓了,我们这些车主就更着急了。”

要车要钱冲突

豪车的行驶证豪车的行驶证

“我去金溪县两三次了,最早是在2月份的时候,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阿豪告诉记者,车辆的租赁费用在今年1月份结账之后,就一直都没有支付。“开始他们就是说年底了要查账,拖几天支付。再到后面,我们租车的微信群就炸开了锅,说这个老板没钱要跑路了。”

对于阿豪的说法,多家汽车租赁公司的负责人表示认同。同时有负责人表示,蔡某在拖欠租赁费的同时,在2018年1月份还租了一批车,而那批车连首次租赁的费用都没有给完。

更让阿豪和租赁公司感到后怕的是,一些豪车的GPS定位开始从地图上逐渐消失。记者从多名车主的GPS地图上看到,多辆豪车的最后定位显示在金溪县政府周围,因为GPS信号被屏蔽的原因,这些豪车均处于下线的状态。

“我们觉得这里面有问题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人了。于是大家就决定,一起到金溪县去看看,到底是咋回事,争取把车拿回来。”阿豪称,3月23日一共有40多名车主到了金溪县,不过车没有拿回来,却和当地人发生了肢体冲突。

金溪县公安局的通报显示, 3月23日上午10时许,浙江金华人范某等5人因争抢质押车一事与金溪的质押车使用人发生打架纠纷事件。

警方初步调查发现,犯罪嫌疑人蔡某、徐某等通过运作,从浙江义乌、东阳等地的汽车租赁公司采用支付高额租金的方式租赁大量汽车,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作为质押,向金溪居民借款,并支付高额利息。因资金链断裂,蔡某、徐某等人无力支付租金和利息而躲藏隐匿。

“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我们也是。”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车行负责人告诉记者,很多金溪的当地人都是花了几万到几十万元拿到抵押车辆,由此双方矛盾升级,最终动了手。

一段现场视频显示,一名浙G的白色轿车车主被按在地上,期间有三四名年轻人围着他,不时用脚朝着头部踹去。

“现场有人受了皮外伤,车也被砸坏了。”知情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金溪县公安局到了现场,把参与打架斗殴的人带到了办案中心,余下的多名车主在警方的护送下离开了金溪。

都是受害者

浙江租赁公司感到无望的同时,金溪县的借贷方也陷入到了惶恐之中。

“我当初借出去了25万,然后他们把宝马抵押给了我,还说按月结清利息。但是现在,我只剩下这辆车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记者,自己曾主动和浙江租赁公司联系,希望对方以25万的价格赎回自己的车,但是对方觉得自己要价太高了,有些承受不起,“也有收黑车的人给我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出手,但是我不能这么做,这是犯法的。”

记者了解到,蔡辛辉向当地居民借贷,都是以豪车作为抵押,双方有的签订了合同,有的只是达成了口头的协议。

“当时觉得挺划算的,又有豪车开,又有钱拿,没想到事情搞成这样。”有借贷人表示,自己没有考虑过蔡辛辉要借这么多钱,具体做什么生意,只是觉得他是金溪县人,肯定跑不了。

以一辆宝马X5为例,从浙江租赁公司租车的价格在每个月3万元左右,抵押给金溪县的借贷人可以得到20-30万,同时每月支付利息2-5分左右。

这笔账这么算,月利4分的借贷,借款金额10万元,1个月利息则为4000元。蔡辛辉租一辆宝马X5,每个月就要向租车行和借款人支出至少3.5万元左右。

记者调查显示,金溪县的借贷人约有百人左右,借贷的总金额超过千万元。

在金溪县一处厂房内,记者看到,数十辆宝马、奔驰、路虎等品牌的车辆停放在这里,车牌号大部分以“浙G”为主。

有网友表示,自己曾在金溪县看到有豪车被拆解,而拆解后的零件被贩卖到了广东等地。同时,也有豪车的车主表示,自己在金溪县看见自己的豪车被卸去了轮子、电瓶和点火装置。

金溪县公安局多次发布通报表示,严禁质押车主私自拆解质押车辆,违者按隐瞒掩饰犯罪所得追究刑事责任。同时,私自扣押未涉案车辆的,在规定时间内将所扣车辆交公安机关收存,逾期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警方也呼吁广大质押车主务必依法依规理性维权,对违反法律法规行为的,公安机关坚决予以打击。

寻找蔡辛辉

在浙江租车圈,蔡辛辉曾是一个“财大气粗”的角色。

据多名租赁公司负责人的描述,蔡辛辉虽然年仅29岁,却显得非常老道。“他是金溪县本地人,说是在金溪县有酒店和公司,在抚州有高档KTV、娱乐会所。而且出手挺阔绰的。”

租赁公司负责人称金溪县某酒店、抚州某娱乐会所、南昌某KTV系蔡辛辉所有,记者一一查询后发现这些产业的法人均不是蔡辛辉。甚至有店内的负责人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蔡辛辉这个人。

记者通过工商登记查询到了蔡辛辉名下的两家公司,一处电子科技公司登记的地址位于金溪县秀谷镇疏山北路,但现场并没有这家公司。同样的,另一处位于浙江义乌的租车公司,上游新闻记者也没有找到。

“科技公司我不清楚,但是义乌绝对没有你说的这个租车公司。”有浙江租车圈的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蔡辛辉有车行,不可能藏得这么深。

记者来到蔡辛辉老家——金溪县对桥镇横源村。这个略显宁静的赣东小村,入村的公路还在修建之中,不过有外地车辆进入或是有外地人出入都会引起大家的一番猜测。

蔡某被警方抓获

“你是来找蔡辛辉的?他都被抓了。我们都很久没看见过他和他们家人了。”村里人称,蔡辛辉是个看起来很老实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横源村村支书蔡顺荣称,蔡辛辉的户口还在村里,但是房子已经不在了,“村里人都知道他因为租车抵押的事情被抓起来了。”

关于蔡辛辉过去的事情,蔡顺荣表示太久远了,自己没想到这个孩子会闯下这么大的祸,“他们家搬到县城那边去了,很久了,具体位置不太清楚。没什么来往。”

一个震惊小山村的蔡辛辉,也引起了浙江、江西警方的重视,两地警方正在开展联合调查。

同时,金溪警方成立40多人的专案组,对该案立案调查,要求质押车主在规定时间内到公安机关登记报案,收集证据。

不过,蔡辛辉为何需要通过质押车套取大量现金,大量现金流向了哪里,这些问题警方未予以透露,质押车主、车行、借款人等关联方也觉得是个谜团。

北京张新年律师表示,蔡辛辉如果隐瞒真相、虚构事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就涉嫌诈骗了。

“现在公安机关要调查,蔡辛辉是否构成诈骗的事实,如果他一开始就图谋不轨,那就构成了犯罪。”对于受害双方的财物问题,张新年律师表示,这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结果很难说。“如果钱财没有被挥霍,公安机关可以在第一时间通过相关途径返还给被害人。”

原标题:硕士生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事件曝光一周后,东北大学还在核查

4月4日,澎湃新闻()报道了东北大学2008届硕士毕业生孙勇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一事。

在此前的采访中,东北大学学术委员会曾在4月2日回复澎湃新闻:之前并未接到关于此事的正式举报,没有办法给出具体的处理结果。如果接收到关于学术不端、学术抄袭的正式举报,会受理调查。

距上一番致电已逾9日,澎湃新闻4月10日下午再次致电东北大学学术委员会办公室了解调查进展。办公室一名刘姓工作人员表示,校方还在核查中。

孙勇论文封面孙勇论文封面

据澎湃新闻早前报道,东北大学机械工程专业2008届硕士毕业生孙勇的硕士学位论文《真空吸尘车气路系统优化设计与仿真分析》(以下简称“孙勇论文”)与上海交通大学车辆工程专业2006届硕士毕业生李必红的硕士学位论文《真空吸尘车气路系统的结构设计与优化》(以下简称“李必红论文”)存在大面积雷同的情况。

李必红论文封面李必红论文封面

李必红论文完成于2006年2月,孙勇论文的完成时间是2008年1月。从时间上看,孙勇论文比李必红论文完成时间晚了近两年。

澎湃新闻比对两篇论文后发现,两篇论文的研究对象都是真空吸尘车气路系统。虽然两篇论文的结构设计有所不同,但正文的部分内容高度相似,多个段落几乎一字不差,参考文献部分也有近八成的条目完全一致。

4月2日下午,澎湃新闻先后联系了东北大学学术委员会和东北大学机械工程与自动化学院科研办公室,两机构的工作人员均表示对此事尚不知情,暂时无法给出具体的回复。

随后,澎湃新闻又联系到孙勇论文的指导教师、东北大学机械工程与自动化学院教授杨英。“就按正常的(举报)渠道走吧。”杨英说道。

澎湃新闻注意到,近年来,国内高校频现论文抄袭事件,在抄袭事件曝光后,涉事高校进行调查、通报处理结果的速度大都十分迅速。

譬如,2016年1月24日,澎湃新闻报道了《山东大学一硕士论文疑似大面积抄袭,连文末“致谢”都不放过》一事。

4天后,山东大学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撤销涉嫌抄袭学生硕士学位,并取消导师研究生指导资格。

再如,2016年3月17日、18日两天内,澎湃新闻连续报道了吉林大学两起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5天后,吉林大学方面给澎湃新闻发来关于上述两起论文抄袭事件的处理结果,即确认违反学术规范行为事实成立;撤销涉嫌抄袭毕业生学位;对相关教师按照有关规定给予相应处理。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