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1.6.8]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新派作文究竟新在哪里

2017-12-10 16:42  来源: 网络整理

  广西新派作文教改实验解除了一直缠绕在老师和学生心头的“痛”,30载惠及50万学子,让“要我写”的“生存作文”变成为“我要写”的“生命作文”——

新派作文究竟新在哪里

光明日报记者 周仕兴

  广西第二届新派作文大赛前不久落下了帷幕。这场历时4个月的作文大赛,参与人数达24万,涌现出一批精品佳作,在全区中小学师生中引发广泛热议:原来作文可以这样写,写作也可以是一件简单快乐的事。

  从基础教育开始,作文一直是老师和学生的心头之“痛”:学生之“痛”在于不爱写、不会写、写不好,教师之“痛”在于教无趣、教无序、教无方、教无效。

  新派作文展示课。资料照片

  为寻找治“痛”良方,广西一群怀揣文学梦想的专家、作家、学者,潜心开创出一套新派作文写作方法,将困扰中小学生的写作具象化,并用30年时间持之以恒地推广实践,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已惠及全国各地50多万学子,让无数苦于作文教学无法的教师找到了方向。

  让作文变得有生命张力

  “我是鱼,一条小小的海鱼……我们鱼类一般有三种死亡方式:病死、老死或被吃掉。可很多人并不知道,我们鱼类还有第四种更可悲的死亡方式:渴死……”这是南宁市六年级学生唐蕾的习作《第四种死亡方式》。一个严肃的话题,被这位12岁女孩用“小海鱼的眼”来透视,并由此巧妙引出关于水资源枯竭的环保问题。

  关于“高科技也有可能给人类带来灾难”这一话题,六年级学生何晶在习作《克隆的悲剧》中写道:“随着克隆技术的发展,克隆已经不足为奇。只是,克隆人总是遭到人们的歧视。于是,克隆人成为人们的仆人……女主人与她的孩子万万没有想到仆人居然敢反抗……”

  读罢两位小学生的习作,人们无不为她们独特的视角、活跃的思维、新颖的表达所折服。“她们都是通过新派作文教学的训练和启发,挣脱刻板思维的束缚,展开想象的翅膀,让作文变得有生命张力。”广西新派作文创始人袁刚说。

  长期以来,在应试教育背景下,不少孩子写作文已模式化、套路化,纯粹是“要我写”的“生存作文”,而不是“我要写”的“生命作文”。为此,1986年秋,在桂北山区担任中学数学教师的袁刚首创“图解作文教学法”,后来逐步进行了快速储备作文、真情快乐作文实验。这些探索,提出了许多独具特色的作文教学改革思想和方法,在多省进行实验并取得成功。数学教师袁刚也因此获得全国语文教师“教学能手”、全国优秀教师等诸多殊荣。

  良好的教改效果给了袁刚和他的团队更大的动力。2003年至2012年,他们将图示快速作文、储备快速作文、真情快乐作文进行整合,形成相对完整的“快速作文体系”“快乐高效作文教学体系”,在多省的中小学及高校进行实验,参与学生4000多名,实验班学生喜爱作文的学生达99%,作文水平明显提高的学生达96%。

  2013年以来,广西写作学会会长、广西教育学院党委书记容本镇教授,将写作学理论运用到中小学作文教学实践,引领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袁刚工作室以及华苑教育研究院,建立广西写作学会中小学作文教学研究中心,整合作文教改30年研究成果,形成一套完善的“新派作文教学体系”,申报广西社科重点课题,编写实验教材并列入广西教育厅进校书刊目录,出版《新派作文基础理论》等论著,并开展了大规模的作文教改实验。至今,参与实验的学生达50多万人,影响扩散至广东、河南、湖南、云南、贵州、四川、重庆、江西、吉林、内蒙古、新疆等地。

  在作文实验过程中,课题组进行了大量的数据统计和对比分析,形成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建设工程”。袁刚介绍,南宁市西乡塘实验区有19所窗口学校,每所学校都有一个新派作文窗口班。课题组每个学期都会对这些窗口班进行2~4次检测,从写作情感、写作思维、写作语言3个大板块,19个小块进行检测分析。对比分析显示:经过3个月以上的实验,实验学生从原来的“不愿写”“没话写”“不会写”“写不好”等,变成“喜欢写”“有的写”“会写”“写得好”。

  “三位一体”让写作具象化

  那么,新派作文究竟“新”在哪里?它是如何训练学生写作的呢?

精选图集

今日阅读

不看会后悔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