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紫牛调查]接受捐赠未及时救治,导致重症女童死亡?妈妈:孩子没死,我很冤

去年下半年,(化名)患重病,因为家庭贫困,雅雅父母通过网络平台多方筹集治疗资金。今年3月,爱心人士称,雅雅却未得到有效治疗,且病情持续恶化,于是决定亲自参与救助。前后共有两拨爱心人士接力救助,希望把孩子送入大医院治疗,但遭到孩子家人拒绝。在孩子已经死亡的传言传出后,爱心人士愤而报警,请求警方调查孩子母亲是否涉嫌诈捐。

4月11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两拨爱心救助的参与者和孩子家人,试图还原事件始末。爱心人士认为救助过程遭遇很多意外,但孩子家人表示背了黑锅,自己很冤,使得此事扑朔迷离。紫牛新闻记者调查后发现,孩子目前尚在人世,是否将治疗资金挪作他用和涉嫌诈捐,还得等待警方调查结果。

[紫牛新闻采访了两拨爱心救助的参与者和孩子家人]

孩子患上重症

家人网上筹集资金

2017年下半年,河南太康县的3岁女童雅雅患上重症,经医院检查,被确诊为眼母细胞瘤。孩子的家在农村,家中共有5个孩子,雅雅是老四,由于家庭条件不好,雅雅父母开始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众筹,同时在火山视频发起直播,筹集孩子的治疗资金。

[雅雅父母在火山视频发起直播][雅雅父母在火山视频发起直播]

在直播中,雅雅总是躺在床上,网友们通过直播看到了孩子病情发展的全过程,最初孩子在床上还能看手机,渐渐地眼部开始肿大,又发展到眼球突出,最后发展到昏睡状态。爱心人士看不下去了,于是督促孩子家属带孩子去大医院接受治疗,但家属们表示缺钱。

爱心人士查询到,孩子家属已在水滴筹平台取现过几万元,在雅雅家人第三次上水滴筹筹款时,遭到举报,于是强烈要求雅雅家属带孩子到大医院接受治疗,更有爱心人士亲自来到雅雅家,陪同其亲属带着雅雅去医院,一共两批互不相识的爱心人士,分别去了北京和当地县医院。

[躺在床上的雅雅][躺在床上的雅雅]

第一拨爱心人士陪同

到北京治疗

@重庆公益妈妈是第一拨到雅雅家说服其家人,并全程陪同其去北京医院的爱心人士。

4月11日@重庆公益妈妈接受了紫牛新闻的视频采访,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爱心妈妈”是一个民间公益群体,她们是从网络中发现雅雅的病情的,并一直在持续关注中。

4月5日,网上的爱心妈妈们发现孩子病情开始恶化,讨论是否需要亲自去雅雅家里劝说其家人带着孩子去北京看病。@重庆公益妈妈觉得自己正好离河南不远,于是就决定去雅雅家里。

“我是先去镇上的医院了解情况,而且还找了村支书,他们证实事情是真实的。” @重庆公益妈妈说,“去她家里之后,发现雅雅家条件一般,只是普通的农村家庭。雅雅当时处于昏睡状态,我就说服了孩子家人跟我一起去北京的医院。孩子家里去了三个人,分别是雅雅、她爷爷和妈妈,我是一个人陪同他们上的火车。”

与此同时,网上的很多爱心妈妈在联系北京的医院,“到达北京后,最先去的是北京儿童医院,由北京当地的志愿者负责挂号,医生检查之后表示肿瘤已经扩散到脑部,还责怪我们为什么这么迟才带孩子到医院。”@重庆公益妈妈说,雅雅的妈妈当时回复医生说是因为家里穷。

“医生说,现在的治疗意义不大,但可以收治,不过因为处在清明假期,目前没有床位,实在不行就先去急诊。” @重庆公益妈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到了急诊开好药单之后,雅雅家人强烈要求回去,雅雅家人认为医生是不愿意收治,志愿者们向家属解释说,医生没有说一定治不好,可以先化疗。

但孩子妈妈不同意化疗,她认为化疗太痛苦,志愿者们表示理解。同时劝说他们不要走,可以帮他们联系其他可以住院的医院,“后来联系上一个医生,得到的信息是同仁医院可以住院,但孩子妈妈不肯过去,又联系到京都儿童医院,说床位很空,但家人仍然很坚决地要走,后来就回去了。”

就这样,在北京一共呆了3天,家人不同意化疗,雅雅家一行又回到老家。之后,@重庆公益妈妈就没有再参与此事。

第二拨送孩子到县医院

从家属处获悉孩子已死亡

这时,第二拨志愿者得到信息后,接力开展了救助。

小辉和宇琪是上海大树公益的志愿者,他们受大树公益的委托去雅雅家里。他们表示,与前面的爱心救助人士并不相识。

小辉4月8日到达雅雅家里,并劝说雅雅家人送孩子去大医院治疗,家人意见是先由孩子叔叔带着病历资料和小辉先去郑州医院找医生咨询。

4月9日,小辉和孩子叔叔一起带着片子到了郑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生在看过资料后,告诉他们:已经错过治疗最佳时间,现在病情已经非常严重。

小辉说,他当时建议让孩子来郑州住院,孩子的叔叔表示,“回去以后和家里商量”。

另一个志愿者宇琪4月9日在小辉他们去郑州之后到达雅雅家里,据他回忆当时孩子家里人很多,他出示了工作证件和相关资料后,听说孩子不行了。“当时听见屋里人说孩子没有呼吸了,喂水也不喝,没反应了。”

身在郑州的小辉他们接到孩子爷爷电话,被告知孩子已经不行了,于是就赶紧驱车往回赶。

“我拉着孩子叔叔到他们家后,村民就把我们两个志愿者给围起来了。”小辉说,他们可能觉得是因为志愿者把孩子带到北京加重了孩子病情。

在两位志愿者的劝说下,雅雅母亲打了120,在救护车来之后,孩子家人上了救护车,两位志愿者在后。

“到了太康县人民医院后,孩子母亲陪同雅雅进了重症监护室,孩子爷爷和我们两个在外面等待。”小辉说,大树基金在得知情况危急后,紧急拨付了5000元救助款,“交给医院2000元,是孩子家人先交的,我们又把钱给他们。”

[太康县人民医院预交收据][太康县人民医院预交收据]

“20分钟后,孩子妈妈打电话告诉外面的孩子爷爷,说孩子已经死了,孩子爷爷把情况告知我们后,要求我们找个车子把他们一起送回去。”小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正好现场有外接的救护车可以送,于是就联系好汽车并付了600元,“因为是运尸体,所以费用比较高。”

“当时孩子爷爷一直不让我们离开,孩子爷爷要我们对他们有一个交代,称孩子没了都是你们志愿者的事情。”小辉表示很无奈,于是就拨打了110报警,“听说110要来,孩子的爷爷才同意我们走。”

网友举报诈捐的理由

爱心网友们得知雅雅已经去世后,便向太康县警方报案,认为雅雅家人存在诈捐情况。大V陈岚也发布微博,认为家属拿了爱心人士的捐款,不但不救助孩子,还数次欺骗志愿者,最终导致孩子救助无效。

@重庆公益妈妈11日向紫牛新闻记者发来短信,转述了其他爱心人士认为孩子妈妈诈捐的理由:看到她在水滴筹里已筹集几万资金,另外还有火山上的打赏,微信转账还有红包等。到大医院检查,医生建议化疗后,雅雅妈妈又说交不起三万块,于是带着孩子回老家进行保守治疗。保守治疗之后,仍然到网络平台上不断地进行直播要求大家救救孩子,让大家捐款,引起了爱心人士的怀疑,所以大家一起举报。

警方:雅雅并没有死亡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送雅雅一家回去的救护车司机,司机称孩子家属一路上都很伤心,“至于孩子是否死亡,我也不好问人家这个,只是在路过镇上时,家属要求停车,去给孩子买了一身新衣服。”

4月11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了河南省太康县公安局,该局宣传科的张主任向紫牛新闻记者证实:“该女孩于11日上午在乡镇医院接受治疗,没有去世。”  

[雅雅和其母亲][雅雅和其母亲]

孩子妈妈:我很冤

雅雅妈妈12日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哭诉说自己很冤。“我这是背了一个大黑锅,网上到处都说雅雅是我害死的,喊警察调查我,现在我孩子没死。我现在还在打着吊水都快撑不住了。孩子现在还可以,在乡镇医院,因为转到郑州人家也不接收,河南肿瘤医院也不接收,昨天晚上就回来了。”

紫牛新闻:现在生病的孩子在哪儿? 

雅雅妈妈:在镇上医院。

紫牛新闻:情况怎么样?

雅雅妈妈:稳定,昏迷中。

紫牛新闻:你一共从那几个平台,共筹集了多少资金?

雅雅妈妈:我也记不清了,水滴筹平台有两万多点,两万三千多,我没有花那个钱。

紫牛新闻:一直没动吗?

雅雅妈妈:用了一点,还没有用完呢。

紫牛新闻:有网友质疑,你把筹集的资金用在治疗儿子唇裂上了,有这回事吗?

雅雅妈妈:没有,我儿子去北京看病是在去年4月份去的,跟这个钱没有关系,都可以调查。

紫牛新闻:有志愿者带你们去北京的吗?

雅雅妈妈:是啊。

紫牛新闻:既然都去了北京,为什么没在那接受治疗?

雅雅妈妈:我讲不了,这个事太复杂了,如果你们来了,我就跟你们讲,现在所有的电话、信息我都不回,现在人的舆论能把人压死,你们看着办吧。

紫牛新闻:你在县医院告诉志愿者孩子已经死了,是怎么回事? 

雅雅妈妈:你到我家来采访,我就说,太复杂了,我挂了……

大树公益:

已经再次安排人员去河南

关于雅雅家人在水滴筹平台的筹款情况,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水滴筹相关人士。平台公关负责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雅雅家人一共在他们平台上发起过三次筹款,前两次已经成功并提现,孩子母亲也在水滴筹公开了雅雅正在治疗的医院票据。

至于第三次筹款为何会产生退款情况,该负责人说:“我们平台允许用户发起多次筹款,但必须是在之前的筹款已经全部用完的情况下。但是第三次筹款时,雅雅母亲只晒出两千到三千的治疗单据,并不是所有款项的单据证明,这不符合我们的筹款条件,我们发现这个信息后找到了她,办理了退款。”

上海大树公益服务支持中心的负责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大树公益是一个法定的慈善组织,在对雅雅的救助上,大树公益服务支持中心并非一开始就介入,是在4月6日有志愿者前来反映雅雅妈妈带孩子自行离开北京儿童医院,希望大树公益能参与救助时才介入。

负责人同时透露,目前据了解,雅雅还在医院里但情况不容乐观,警方也表示可以由合法的爱心组织来参与救助,所以他们已经再次安排工作人员赶往河南,希望能够联系雅雅妈妈救助孩子。

慈善业内人士:

求助信息如真实

就不能认定是诈捐

对于公众关心的如何监督捐款使用情况,水滴筹公关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我们对于筹款资金的监督从开始筹集时就在进行,比如我们一开始就要求患者提供本人的身份证明,并且要有病情诊断书作为病情依据,对于收款人也有严格限制,一般来说是给患者本人,但如果有特殊情况,比如患者是幼童或者在ICU重症监护,没有能力作为收款人的话,我们会把直系亲属作为收款人,如果直系亲属也无法收的话,我们会让患者手写委托书,指定某个人为自己的收款人或让当地公安部门出具两人的关系,在满足这些条件下才允许非本人收款,并且也会核实收款人的个人信息和收款的银行卡信息是否匹配。

“我们也有向医院汇款这个模式,也会优先推荐希望医院接收款项。但这并不是强制模式,因为在实际的治疗中医院可能不固定。我们还是秉承人道救助。”

南京市慈善总会章副秘书长:河南眼瘤女童父母通过向水滴筹、火山直播互联网平台求助,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是属于个人求助范围,不属于慈善法中法定的慈善募捐。从2016年9月1日慈善法实施,旨在倡导人们通过法定的慈善组织来进行慈善行为,包括慈善募捐、慈善捐赠等。这种个人求助不在慈善法律法规的调整范围内。如果公民遇到这方面的求助或者有需要慈善帮助,又担心不太规范的话,根据慈善法,可以向地方上的慈善组织申请。由慈善组织出面来组织募捐和救助。

爱德基金会副秘书长何文:虽然慈善法没有对民间救助行为进行规定,但是慈善法也规定:个人公开募捐需要和有资质的慈善组织合作,公开募捐的资金使用必须得符合其筹款目的,如果募捐人隐藏或者用虚假信息开展募捐就可能涉及诈捐。对于本起新闻事件来说,虽然是民间行为,但也可以参照慈善法来分析,如果女童父母这次求助的信息都完整真实的,如果钱款没有挪作它用,我认为无法定性是诈捐。

爱心妈妈群、上海的大树公益都出人出钱参与了救助,过程中遭遇到一些意外的事情。那么,这些救助行为应该如何防范被救助者的道德风险呢?何文认为,首先与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解决合法性问题。其次,加强过程监管和及时信息公开透明,解决与社会公众及捐款人之间的沟通理解问题。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